<listing id="llnpj"><noframes id="llnpj"><menuitem id="llnpj"></menuitem>
<p id="llnpj"><delect id="llnpj"></delect></p>

<p id="llnpj"><delect id="llnpj"><listing id="llnpj"></listing></delect></p>

<p id="llnpj"></p>

<p id="llnpj"><delect id="llnpj"></delect></p>

<address id="llnpj"></address>
<pre id="llnpj"></pre><p id="llnpj"></p>

<p id="llnpj"></p>

<pre id="llnpj"><p id="llnpj"><output id="llnpj"></output></p></pre><p id="llnpj"></p>

<pre id="llnpj"></pre>

<pre id="llnpj"><output id="llnpj"><delect id="llnpj"></delect></output></pre>
<noframes id="llnpj"><p id="llnpj"><p id="llnpj"></p></p>
<pre id="llnpj"></pre>
<pre id="llnpj"><p id="llnpj"><output id="llnpj"></output></p></pre>

<pre id="llnpj"><p id="llnpj"><output id="llnpj"></output></p></pre>

<p id="llnpj"></p>

<p id="llnpj"></p>

<p id="llnpj"></p>

<pre id="llnpj"></pre>

中國人的家
全國

高級會員 | 王小冬:懷敬畏之心,執謹慎之光——楓橋大廟照明設計實踐

騰訊家居·貝殼 2020-12-09 閱讀量20349


圖1.jpg

浙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光環境所

楓橋大廟照明設計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p>

用狄更斯的這句話來形容當下的照明設計行業,再合適不過。一方面,夜景照明成為城市風貌的延伸與旅游經濟的載體,成為提檔城市形象、催生城市活力、拉動夜游經濟的新名片;而另一方面,蓬勃發展的行業需求快到讓我們來不及思考城市真正的定位、來不及探索內在的文化核心,來不及認真思考整體規劃方向。

在這種過快的發展狀態下,高亮度、多色彩、強動感成了目前許多城市大尺度夜景照明的新常態。然而,過高的亮度、過富的色彩,過于強烈的動感,必然會消解建筑乃至城市空間的質感和細節,態度失于尊重,表達流于膚淺,描摹缺乏意境。這種對建筑空間缺乏尊重的表達,一旦用到古建上,必然會破壞建筑氣韻、損害建筑精神,既是對歷史的不尊重,也是資源的浪費。本文基于這樣的時代背景,以楓橋大廟照明設計為例,嘗試談一些對古建照明的個人淺見。

?—— 王小冬

?【浙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光環境設計研究所所長】

圖2.jpg

總制作人:王小冬

浙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光環境所 所長

第一設計高級會員


項目信息:

項目業主:諸暨市楓橋鎮人民政府

項目地址:諸暨市楓橋鎮

完成時間:2020年8月

照明設計:浙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光環境所

項目團隊:王小冬、Roger Naborni、孫國軍、趙艷秋、馮百樂、吳旭輝

燈具品牌:上海芯龍光電科技有限公司

攝影:賈方、王小冬、孫國軍


懷敬畏之心 執謹慎之光

—— 從楓橋大廟照明設計實踐談古建照明的基本原則

撰文:王小冬

排版:鄧麗芝


? Light 01 :意境

中國的古建筑講求天人合一,建筑出檐深遠,屋頂闊大,一面阻擋陽光直入室內,也對從地面、走廊反射進來的光進行二次反射。這種平和的空間形式和材料質感改變了光的傳播和分布。陽光經過不斷反射、折射,柔和滲透進室內。這種并不理想的采光,卻為室內營造出恬靜和諧、平淡沖虛的光環境。?

谷崎潤一郎在《陰翳禮贊》中提出:

“我們愛附著了人的污垢、油煙、風雨斑駁的東西,甚至于愛能喚起對它們的聯想的色彩和光澤。而一旦居于這樣的建筑和器物中,便會奇妙地感到心平氣和,精神安然?!?/span>

古建筑承載了數百乃至上千年的人類活動,褪去的光澤、斑駁的印跡,展示的不僅是表象,更是精神和氣場。照明設計如果只是謀求打亮,無疑與其空間特質背道而馳,失之于粗暴。古建照明,更需要設計師的觀察、體悟,更講究科學用光,表現其質感和肌理。唯其如此,方能實現比亮度更重要的——意境。

圖3.jpg

大廟高空俯瞰圖? ? ? ? ? ?? ? ? ? ? ? ?

D E T A I L

圖4.jpg

說到意境,我想講一講日本的古建照明。

日本與我們一衣帶水,建筑形制源于漢唐,以木構為主,同時受其本土氣候、文化的影響,逐漸形成其特色。松下進等人在 《Historical Architecture and light in Japan》一書中寫道,“自古以來,多雨、濕潤的氣候造就了日本植被繁茂的環境,利用身邊的樹木作為建筑的主材是很自然的事情”。由于多雨,屋頂坡度很大、挑檐深遠。

日本建筑常采用和紙,以拉窗和隔扇的形式廣泛使用。和紙在分割空間時,允許一定量的自然光通過,建筑變得通透、輕盈。這種光環境不適用于現代桌面工作,卻對室內的人、物營造出對比度弱、恬淡寧靜的氣氛,因此,日本古建筑空間常常有濃厚的禪宗意蘊。

圖5.jpg

? ?自然光影氛圍

西方古典建筑大多清晰剛毅,立面高聳,建筑照明多以表現建筑石材質感與挺拔形象為主。相比于西方,日本古建構造復雜、厚重深遠,幾乎沒有筆直向上的表達。與西方的石材立面相比,日本古建使用的木質材料對光不敏感,在人工光下,質感變化極微小。因此,日式古建照明很少以打亮立面材料來強化建筑形象,轉而強調深遠的出檐,表現檐下在日光下消隱的構造細部。另外,以和紙來表現溫暖的內透光,也是日式建筑照明中的常見手法。?

圖6.jpg

? 在日本高臺寺靜坐欣賞庭院夜晚光影

所以,日本的古建照明更注重表現闊大飄檐、和紙拉窗等構造局部,沒有過高的明暗對比,更注重環境氛圍的營造,含蓄、柔和、富有禪意。

另外,日式古建往往依托于非常講究的庭院,庭院景觀照明也極受重視。在花見小路等一些老街道上,燈具采用竹、木結構,燈罩也以紙為材。在街道上徜徉,常常有走在歷史中的感受。因此,筆者認為,這種氣定神閑,與環境安然相處的照明手法,才是古建照明該有的境界。

圖7.jpg

?大廟入口夜景(竣工后)


? Light 02 :實踐

2017 年末,UAD 光環境所受邀為浙江楓橋鎮進行照明規劃與核心區照明設計,工作范圍包括省級文保建筑紫薇侯廟。

這座楓橋人民都親切地稱它為“大廟”的古建,始建于元代,明嘉靖年間敕建紫薇侯廟,奉祀當地船工楊儼。后幾經擴建,至清代愈見規?!,F存建筑占地面積 2653 平米,共三進,坐北朝南,沿中軸線依次為門廳、戲臺、中廳和后廳,兩側有廂房、鐘、鼓樓、耳房等。門廳面闊五間,明、次間抬梁式,稍間穿斗式,單層硬山造。戲臺與門廳相連,平面方形。藻井用穹隆斗拱、梁枋。雕刻精美,金碧輝煌,中廳呈凸字平面,面闊三間二弄,屋面勾連,氣勢恢宏,雕刻精美。

圖8.jpg

?正廳正面日景

D E T A I L

圖9.jpg

初到大廟,設計團隊即為其保存完好的氣勢與精致細節傾倒。

大廟匾額“紫薇侯廟” 為清光緒皇帝的老師翁同龢所題。正脊上灰雕龍吻神態活潑,精美靈動。前廳五間,四周檐廊相通,前廊為卷棚頂。戲臺藻井用小木斗拱螺旋式疊砌而成,榫卯嚴實,構心斗角, 貼金施彩。額枋、牛腿為雙面浮雕人物,戲臺寬 5.2 米,深 6.12 米,臺框高 2.55 米。前柱上鐫楹聯:“數尺地五湖四海;幾更時三朝六代”。中廳面闊三間,臺梁式木構,牛腿和月梁鐫刻著人物花鳥、飛禽走獸,靈動如生,形神兼備。

圖10.jpg

?從鐘樓上看大廟中軸線

如果以目前常見的照明手法處理,無外乎以滿鋪的小功率投光燈依次打亮門廳、正廳等主建筑的屋面,以投、擦、洗等手法依次表現建筑細部,如正脊鰲魚、飛檐、寶頂、額枋、牛腿、藻井、梁、柱等。這樣處理,全則全矣,然而卻有著極大的毛病——滿。全是重點,則重點已失??此戚x煌,實則喧嘩,消解了大廟作為一個祭祀建筑的莊重、神秘。

The traditional domestic lighting methods of ancient buildings prefer to apply lighting techniques like spotlight and wall washer to present all the details of the architecture.? It seems to be a comprehensive and brilliant way, but the excessive expressions, like superposition and delineation, would then produce superfluous brightness and too many focuses, which dispels the solemnity and mystery of the temple as a sacrificial building, and destroys the historical imprints that the temple has witnessed.

圖11.jpg

傳統照明手法

針對現有情況,設計團隊開始做減法,去蕪存菁,去繁就簡,開始了新一輪的設計探索,拋棄常見的照明手段,以極為自省的方式檢視建筑特點,惜墨如金,點到即止,盡最大可能尊重原有的場域精神。

We, however, turned to a simpler and innovative way to execute what is necessary and minimize the interference to the architecture's original state.

圖12.jpg

實際照明手法

新的方案取消了所有屋面照明,僅表現正廳、戲臺屋脊上活潑趣致的鰲魚和寶頂,同時也取消鐘、鼓樓的投光及洗墻,僅在背面加裝投光燈,營造出大廟內部隱隱透出光的場景。

Unlike lighting methods commonly used in China, we maintained the original buildings intact and showcased a mild, tranquil and solemn atmosphere.

圖13.jpg

鰲魚及寶頂

D E T A I L

圖14.jpg

其中,正廳僅打亮技藝精湛的人物牛腿。沿冬瓜梁吊掛軌道射燈,向外照射,讓柱網的影子投射在門廊、天井里。

The spotlights facing the columns cast shadows on the porch, extending outward, which presents a solemn and mysterious atmosphere.

圖15.jpg

正廳立柱正面圖

戲臺只打亮雕刻精美的牛腿,將線型偏配光洗墻燈隱藏在額枋內側,洗亮藻井。耳房則打亮兩側,形成內光外透。莊重里有神秘,寧靜中又有即視感,似乎歷史的大幕徐徐拉開,祭祀即將開始……

The wing-rooms on both sides of the main hall eject light out from the inside. Track lighting fixtures are hung along the direction of the thick girder, illuminating towards the vertical column with a small angle. The shadows of the columns are projected from inside to the porch of the main hall, and the bluestone courtyard, as if the curtain of history has just been revealed, and the sacrifice ceremony is about to begin.

圖16.jpg

戲臺正面夜景圖

新的設計方案壓暗了整體氛圍,也使得重點卻更為突出,意境深遠,韻味幽長。大廟的照明設計印證了以最少的手法來表現古建筑夜景的可行性。摒棄常用的強調古建屋面、結構、墻身、入口等全部細節的照明手法,以最少程度的打擾,還原歷史印跡,有效地讓大廟這座歷經時間洗禮的建筑呈現溫和、寧靜、莊重的光影氛圍。

Although the overall brightness of the building is reduced, the key details are expressed obviously. The holistic lighting design shows a more solemn and tranquil atmosphere with a more profound and lasting charm, which exactly accords with the grandeur of ancient Chinese architecture.

圖17.jpg

正廳正面遠景圖


? Light 03 :結語

翻閱古建筑保護的文獻,不難看到,全球人民對于古建保護有共同認識:

《威尼斯憲章》(1964):歷史古跡的概念不僅包括單個建筑物,而且包括能從中找出一種獨特的文明、一種有意義的發展或一個歷史事件見證的城市或鄉村環境。

《奈良真實性文件》(1994):保護一切形式和任何歷史階段的文化遺產是保護根植于遺產中的文化價值,我們能否理解這種價值部分取決于表達這種價值的信息來源是否真實可信。了解這些與文化遺址的“原始特征”有關的信息源,并理解其中的意義是評價“遺址真實性”的基礎。

《西安宣言》(2005):古建筑、古遺址和歷史區域的周邊環境指的是緊靠古建筑、古遺址和歷史區域的和延伸的、影響其重要性和獨特性或是其重要性和獨特性組成部分的周邊環境……理解、記錄、展陳周邊環境對定義和鑒別古建筑、古遺址和歷史區域的重要性十分重要”。

《北京文件》(2007):對一座文物古跡,它的完整性應定義為與其結構、油飾彩畫、屋頂、地面等內在要素的關系,及其與人為環境和/或自然環境的關系。為了保持遺產地的歷史完整性,有必要使體現其全部價值所需因素中的相當一部分得到良好的保存,包括建筑物的重要歷史積淀層。

大廟設計到實施完成歷時整整兩年,回顧整個設計過程,也許只有心存敬畏,在讀懂建筑的前提下給予建筑自我表達的空間,以最小的干預還原建筑精神,讓光與影成為古建的朋友,不喧賓奪主,不浮躁、不喧嘩,存留時光印跡,靜靜講述歷史,才是古建照明的基本原則。

圖18.jpg

圖19.jpg

圖20.jpg

浙江楓橋鎮古建筑群組圖


本欄目由雷士照明冠名支持

圖21.jpg

圖22.jpg


責任編輯:新版照明頻道 來源:騰訊家居·貝殼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且本文所涉數據、圖片、視頻等資料部分來源于網絡,內容僅供參考,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刪除。
欧美老妇人
<listing id="llnpj"><noframes id="llnpj"><menuitem id="llnpj"></menuitem>
<p id="llnpj"><delect id="llnpj"></delect></p>

<p id="llnpj"><delect id="llnpj"><listing id="llnpj"></listing></delect></p>

<p id="llnpj"></p>

<p id="llnpj"><delect id="llnpj"></delect></p>

<address id="llnpj"></address>
<pre id="llnpj"></pre><p id="llnpj"></p>

<p id="llnpj"></p>

<pre id="llnpj"><p id="llnpj"><output id="llnpj"></output></p></pre><p id="llnpj"></p>

<pre id="llnpj"></pre>

<pre id="llnpj"><output id="llnpj"><delect id="llnpj"></delect></output></pre>
<noframes id="llnpj"><p id="llnpj"><p id="llnpj"></p></p>
<pre id="llnpj"></pre>
<pre id="llnpj"><p id="llnpj"><output id="llnpj"></output></p></pre>

<pre id="llnpj"><p id="llnpj"><output id="llnpj"></output></p></pre>

<p id="llnpj"></p>

<p id="llnpj"></p>

<p id="llnpj"></p>

<pre id="llnpj"></pre>